logo

列表头部广告一条

文体 文体> 读书美文

大发极速3分彩计划网

【连网】(李洪甫)明隆庆三年(1569年),吴承恩彻底出脱了长兴县丞任上冤狱的羁绊。抖去被泼洒在身上的浊泥污水,从淮安府河下镇一条狭窄的打铜巷中走出,远赴大江上游的荆王府,出任一个清闲的名誉职务:“荆府纪善”———除了需要兼顾王府里的案牍和一些应酬的文字活,犹如幕宾或清客———主要的使命是:给明王府里的小王子们当家庭教师去了!

吴承恩早已将那些拙劣、鄙诈的谤渎抛向脑后。跨越荆王府的门槛时,他的行装中夹带着《唐三藏西游释厄传》未完的书稿。他的好朋友进士朱曰藩曾经劝导吴承恩要珍重大才,不要浪费光阴去写“壮夫不为”的小说;此刻,吴浪士正走向朱家宗室的王府,执拗地要将他的《西游记》“痴话”,让皇上的王子王孙们也“猜猜”。

果如其料,小王子们如获至宝。《西游记》第八十八回写取经队伍来到玉华国,王府的小王子看到猴子、八戒、沙和尚的兵器,大开眼界,苦苦央求拜取经人为师。兄弟们十分敬业地当起了玉华国府里的武术教练。这一段描述,正是吴承恩在荆王府里做家庭教师的自况和写照。

与王子们厮混之余,荆府纪善继续着小说的创作。

吴承恩逝后十年的万历二十年(1592),南京的世德堂书坊里出售一种号称《新镌官板大字西游记》的畅销小说,学界称作“世德堂本”,简称“世本”。该书的卷首有一篇陈元之写的序,宣称《西游记》的书稿是从王府中流出来的,甚至说,是“出”于宗室王子之手的“自制”,当然,不排除在王府里行走的“八公之徒”。这个被称为“世本” 的《西游记》被当今学术界公认为最早、最完整的“善本”。国家立项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最新整理本西游记》和人民文学出版社1955年整理的《西游记》,皆是以“世本”为底本整理而成的本子。

南京的这家书坊出版的“世德堂本”《西游记》是“新镌”;“旧镌”呢?旧镌正是吴承恩带进王府中的草稿。当时,正写到被压在山下的猴子皈依了唐僧,正式走上取经路,相当于今天流行的百回本的前十四回;此后八十六回,还仅仅是简约的故事梗概,俨如作者的创作大纲和提示,许多地方连句子皆不完整。可贵的是,前十四回写得比“世本”详细、生动、精彩!更为难得的是,它用9700字详写了唐僧家世———此不可或缺的章节在被称为现存最精良的善本“世本”中竟完全空缺。———它正是“世德堂本”《西游记》第一回里所推崇的“西游释厄传”:

“欲知造化会元功,须看《西游释厄传》。”

———想知道上天造化的创始功绩吗?你需要看看《西游释厄传》。

吴承恩在《西游记》开篇的首页,就宣示了他的著述最早的书名是《西游释厄传》。因为该书每卷的开头皆有“朱鼎臣编辑”的署名,《西》学界称作“朱鼎臣本”,简称“朱本”。“朱鼎臣”,何许人?何以成为《西游记》著作权的所有者?至今,仍是尚未解开的谜。笔者以为,“朱”,暗指该书出于朱姓明代皇室的王子。因之于小说是“不入流”的委巷谣谚,不登大雅,为龙种王侯所不屑。然而,王子们也早已悟得《西游记》故事那敏慧淹雅的哲人奥义,揣摩出该书在警世劝善上的教化之功,舍不下这份旷世名分;何况,王府也确实为吴承恩的著述提供了诸多支应、关照乃至收藏于王府的图书资料;吴承恩所任纪善的身份,也正如《西游记》陈元之序中所说的“八公之徒”———王府中代笔的工作人员。

朱鼎臣,是当时全国著名的刻书坊所在地福建建阳的一位庠生,伪托于这位以为书商编辑图书而赚取稿费的姓朱的秀才,作为这部震世骇俗的奇书之编辑,当是王子们最好的选择。

现今流传的“世本”,署名是“华阳洞天主人校”,我始终疑心它与云台山上的华岩洞和朝阳洞相关,如果再有较多的佐证,吴承恩在海州云台山真实的滞留,当可形成可靠的证据链。

因为吴承恩不仅把云台山三元宫中的“中元”“地官”和“大仙庵”等传说写进《西游记》,还将明代初年在云台山出家的 “鲁王孙”青峰写作中元大仙的徒弟“清风”, 云台山的东巅“青峰顶”,因他而名。《西游记》第二十四回里,清风变成了受师傅大仙嘱托为唐僧准备人参果的小道士。

小说遍传皇室的各地府邸后,云台山来了更多的王子,我们在《云台山志》中频频读到他们的身影,诸如写《东海云台山三元庙碑记》的泰兴王,名见《明史·诸王世系表》,他的名字叫朱寿镛,字安宇,为鲁王朱颐坦第四子,初封泰兴王,崇祯九年(1636)封鲁王。另有担任明乐陵王府教授的顾乾,也是云台山与明代王府的一个牵挂,他还做过无锡县教官,这些职分与吴承恩的荆府纪善,算是一个行当。

再如来云台山出家的《续金瓶梅》作者丁耀亢的朋友,也是一位明朝的王孙。丁耀亢写给他的《路赠王孙》诗,又一次提醒我们:明代宗室王府与云台山的紧密关联:

鱼龙寂寞夜无声,混迹沧浪问钓耕……

《路赠王孙》是诗人、小说家向明代皇室倾吐忠君报国的心声,抒表了诗人对明王室的失望和幽怨;与吴承恩在《西游记》中影射明代政治的腐朽、挥斥嘉靖皇帝的昏庸,共鸣呼应。

相关大发极速快三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