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列表头部广告一条

文体 文体> 读书美文

古城老巷

【连网】(卜伟) 我去古城海州写春联,海州是个好地方,每个月都会去,大多时间是没有目的闲逛。在鼓楼、朐阳门下站一站,或者双龙井边坐一会。那些承载着岁月风霜的古迹就像一位睿智的老人,站在他身边即使不说一句话,也能感受到力量。

我去海州写春联的地方叫双龙社区。虽然海州常去,但双龙社区却是第一次去。从二营巷的一条逼仄的小路穿过去,那条巷子叫唐巷,巷子不宽,仅能两个人并肩走过。巷子里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平房,房顶上是各路电线,蜘蛛网一样,看得我眼花缭乱。阳光从缝隙里透过,将一片片金黄洒下。巷口是一个小商店,这可能是我看过最小的商店了,一个货架上胡乱摆着脚气神油、电灯泡和搓澡巾什么的,旁边的货架上摆着一盆雪里蕻和两个大倭瓜,十几包榨菜味精之类,整个价值也不足一百元。这袖珍商店旁边是一截土墙,已经坍塌了部分,但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树还顽强地在土墙上扎根。我走近土墙,树的枝干已经深深地长进了土墙里。不仅让我产生了幻觉,是土墙上的树,还是树上的土墙。一位老人坐在土墙边,闭着双眼晒太阳。他的那根拐杖上已经起了包浆,或许和老人一样有故事。巷子中央是一个热气腾腾的馒头店,刚出炉雪白的馒头冒着热气,以及买馒头白发苍苍的老人。我的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温暖,这是带着市井生活的温暖。几代人在巷子里生活,从牙牙学语到两鬓斑白,小巷见证了他们的历史。每个普通人的历史,即便如沙砾一样不起眼的人生,小巷也见证了他们的喜怒哀乐,他们平淡如水生活的每一次涟漪。

巷子很干净,和我曾经看到的脏兮兮的巷子不一样。23号这户人家门口挂着卷帘,大门是红色的,我不懂木材,但感觉这大门的木材应该比普通人家的好一些。红色的门楣上还雕着花卉。在这些平房中间有点特别,但也不是非常独特夺人眼球的那种别致。走近一瞧,这座宅子竟然是连云港市文物保护单位,我不清楚这宅子主人的历史,赶紧拍下照片。

穿过唐巷,就到了双龙社区。社区旁还有个古建筑。是1902年美国牧师明乐林、戈锐义所建的教堂“福音堂”。三层小楼,建筑有些中西合璧的感觉。现在里面住着两三户人家。大门上的油漆已经脱落殆尽,门楣上“福音堂”三字也已经很难辨认。门楣上挂着一个老式的纱窗,那户人家窗边摆的酱油和醋瓶清晰可见。我走进院子里,一位大妈正在院子里将一块猪肉剁成馅。她漫不经心地看我一眼,“看吧,看吧,这房子一百多年了,以前住十几户人家,现在都搬走了。”说完,自顾自地继续叮叮当当地剁肉。摸摸那一百年前长有青苔的石墙,冰凉冰凉的,石墙上每道岁月留下的痕迹,让人不禁有一种岁月沧桑之感。

如果没有老巷子,可能老城就缺少了时间的印记。没有了老巷,城市显得很新,新当然可以代表活力,但活力和睿智厚重是两重境界。海州古城是睿智的,古城的老巷是睿智的。我以为我熟悉海州,但这座历史厚重的老城哪能被人简简单单地了解。每次去海州,都会有新的收获,这也是我喜欢古城的原因。

到了双龙社区,桌上红红的对联已经铺开,领春联的居民已经在等候,社区春节为居民送春联,热热闹闹的,提前感受到中国年的年味来。心里非常畅快,下笔也流畅起来。

相关大发极速快三玩法